金洲慈航评级被下调:旗下丰汇租赁无人接盘

  2019年3月14日,大公国际将上市公司金洲慈航主体评级由AA-下调至A,并列入信用观察名单。一个月前,金洲慈航宣布上调其存续债券17金洲01票面利率210个基点至9%。根据17金洲01的发行条款,发行人有权在该债券发行后两年调整票面利率,而债权人有权在此时回售债券。

  尽管金洲慈航选择上调票面利率,投资者却对此视而不见。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该项债券的投资者全部选择了回售,回售申报数量为5.2亿份,回售金额为5.59亿元(含息)。由此可见,投资者对金洲慈航的偿债能力高度不信任。

  此前,早在2019年1月30日,金洲慈航公布了其2018年度的业绩预报。根据这一报告,金洲慈航在2018年预计亏损5亿至6.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约150%~160%。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在报告中,公司顺手把锅甩给了监管机构。它表示,金融去杠杆和市场波动加剧导致公司融资规模受影响,资金成本也进入上升通道。“财务费用增加,导致报告期内业绩下降。”公司还表示,出于稳健性考虑,公司将减少融资规模,并积极处理低收益高风险投资项目。

  金洲慈航这一套说辞,投资者并不买账。所谓投资项目,高风险则高收益,低风险则低收益,公司想要处理“高风险低收益的资产”,那GPLP犀牛财经试问公司为何早先要投资这些资产?事实上,金洲慈航“问题交代不清楚”的情况从2018年就开始露出了苗头。当年,黑龙江证监局就其关联交易未按规定披露一事发函问询,并指出其披露的2017年报不准确,存在遗漏。至今,金洲慈航对于其关联交易一事的具体内容也未进行详细说明。

  2018年6月,金洲慈航发布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具体内容是将三年前金洲慈航斥巨资收购丰汇租赁70%的股权置出。2015年,在这一收购完成两个月后,丰汇租赁就给出了亮眼的业绩:公司净利润达到合并报表的50.55%。此时,金洲慈航也已经将丰汇租赁列为了和母公司主营业务黄金珠宝并列的核心竞争力的来源。按照金洲慈航的说法,丰汇租赁有可靠的资金渠道和获客渠道,依托其完整的风控体系,可以为母公司的融资活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在黑龙江证监局对金洲慈航发函之后,丰汇租赁的问题也渐渐地浮出水面。在金洲慈航发布2017年年报后,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函要求金洲慈航对丰汇租赁名下应收账款的对方单位进行披露。金洲慈航披露了132亿元长期应收款中35亿元的对方单位。但是,这些公示的对方单位中有10家为失信单位,共计金额12亿元。而丰汇租赁对此仅计提了不足2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减值损失。

  不仅如此,丰汇租赁还面临司法诉讼,存在或有负债。如果败诉,丰汇租赁将继续被“放血”。然而,面临诸多不利的局面,金洲慈航当年收购丰汇租赁时溢价形成的36亿元会计商誉仍未作减值计提。金洲慈航此时欲将曾经的盈利王牌丰汇租赁置出,还寄希望于将未减值的商誉一同甩给不了解情况的接盘者。

  金洲慈航抛出的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却是它不能这么容易遂意。GPLP犀牛财经发现,在置出丰汇租赁的同时,金洲慈航有意同时置入内蒙古的腾格里化工,借此完成资产置换。然而,金洲慈航主营的是黄金珠宝行业,对化工行业毫无经验。更何况,其准备置入的腾格里化工债务缠身,身陷多起诉讼,并被高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9年2月20日,金洲慈航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终止了资产置换计划。

  照此看来,尽管金洲慈航左右腾挪动作不断,却有“一顿操作猛如虎,定睛一看原地杵”的意思。这倒也不难理解,对于金洲慈航而言,能够施展拳脚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它藏着掖着的问题也逐渐被暴露了出来,原本有可能帮它接盘丰汇租赁也对它避之不及。如今,大公国际对其主体评级进行了下调,其债权人也全数行使了债券的回售权。金洲慈航想进行资产置换也完全没有头绪,以至于旁观者都不能十足清楚地说明它想干什么或者还能干什么。至于能不能找到出路,使公司置之死地而后生,就看公司高层们的本事了。

友情链接:
  • 溢添水上乐园
  • 互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