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杀医案许多细节流出 让人无法直视

    从那一刻起,我觉得学习医学不是紧迫的事情。无论它们多么弱小,它们只能用作毫无意义的材料和观众。------鲁迅
    
    在12月25日下午,北京民航总医院正式宣布杨文医生被暗杀并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后,华人医学界被笼罩
    
    在报道该事件的文章下方,医生对消息进行了4887次评论:医生是人类,而不是灯!她做错了什么?让你要求她的生活!如果今天是圣诞节,上帝可以满足我的愿望之一,猜猜我最想念的是什么?我最想念(明天)
    
    那些无法杀死的人不会使人坚强,只会使人恐惧。我在痛苦中对待你,我救了你生命和死亡,我不需要任何东西,我只想要明天,只要您能饶恕我,这真是这个圣诞节白色天使的唯一愿望!
    
    什么样的悲伤比这更令人惊讶?
    
    但是,尽管愤怒不再能表达谴责事件发生后,杨医生的死会不会唤醒一些人对医生的良知,理解和同情心?以下朋友圈的屏幕快照告诉他我们三脚的答案:
    
    从这些朋友圈中可以看出受影响方的家人是一些典型的自我主义者,他们的一切出发点始终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包括他人的生活。
    
    不可能一眼就能看出来,内心深处难受。
    一位只有50岁的女医生因家人死亡。如果犯罪者不是他们,他们没有法律责任,他们可以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但是,大多数家庭成员会感到内,无法通过道德来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悔改和弥补伤痕。这个家庭只有他们自己的眼睛,不会后悔。所有行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的自我中心,并且是“精致的绝对自我主义者”
    
    “精致的自我主义者”一词是北京大学教授钱立群创造的。这些人将把自己的利益作为自己唯一的绝对直接动力。这样的人甚至不在乎他们给他人造成了多少痛苦和损失。在他们眼中,做错了事情显然不会被认为是错误,而是“人不会为自己而灭亡”的权利。
    
    钱立群教授在提出一个单词时讲了一个故事。
    
    他的一个学生非常尊敬他,下课后每次都去找他说:钱教授,你今天教的课真的很棒!他可以好好谈论他的课,说正确的话,所有关于这个想法。随着学生的走近,钱教授对他的感情越来越大。最后,有一天,学生恳求钱教授帮助他写一份去美国留学的建议,钱教授欣然同意了。但是,令钱教授感到惊讶的是,这位学生在收到推荐后第二天从未出现在他面前,并且中断了与他的所有联系。钱教授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完全使用了。前一个学生表现出的尊重和敬业精神都为此建议付出了代价。这个学生是一个精致的自我主义者。他的所有举动都基于他的个人利益,不考虑他人的任何感受。教授只是帮助他实现目标的工具。
    
    这些人在临床实践中比比皆是。例如,一开始,他要求医生请专家“飞刀”但手术成功后,他报告了收到“红包”的患者家属。自杀医生的家庭成员;例如,一开始,他们要求医生介绍和购买未经批准的抗癌药。最终,患者由于癌症治疗而死亡,但他们杀死了开处方“假药”的患者家属。好吧,谢谢您的救助,如果您不治好他们,虐待,甚至被砍死的患者的家人,等等。像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们出于自己的私心在我们的社会中受到绝对利益的引导。他们失去了对他人的同理心和尊重,他们所拥有的只是他们自己和家人的至高无上。
    
    多年来,几乎每年都发生过医患,受伤医疗事件。频繁发生医患事件,更多的人互相谴责。一些谴责患者,一些谴责医生的医院。谁应该受到谴责?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能只是一个方面。调节水源应从源头开始。我们决不能坚持“控制水”的思想。否则,倒下的医生的血液经过热蒸并干燥后将一无所有。
    
    导致此结果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在过去的医疗条件和医疗队伍极其恶劣的时代,很少发生医患冲突事件?确实应该引起更多,更深入的关注和反思!
    
    可以这么说,在这些年来,我们快速发展的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导致了对医疗的两种可能的误解和误解:
    首先,现代医学的“盲目崇拜”我们总是将“延长寿命”的想法归因于现代医学,甚至许多医生也有这样的想法。不知道预期寿命的增加与许多因素有关。中西医学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世界预期寿命的增长恰恰是在世界稳定,经济增长的时代或国家,而不仅仅是医疗的发展和进步。
    第二,人们对现代医学抱有太多的信念。市场经济的性质赋予了非营利医疗以市场优势,并刺激了人们对医疗的过度依赖。生病时去医院的想法深深植根于人民的心中。此外,还有一些新闻媒体,例如“心脏停了六个小时,医生按压了30,000次,终于恢复了生命”四十多岁的孕妇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接受了肺移植手术”成功怀孕的64岁母亲怀孕并生育3胎”等。所有报道都提到嗜血的情况,这改变了人们对健康和生活的看法。生命,死亡,死亡和死亡的自然规律被“人们可以赢得天空”和“一切皆有可能”盲目改变。
    
    医疗保障是一项系统工程。它不能仅由医院完成。有关部门还必须高度重视每一次暴力伤害和杀害医生。他们一定不能“看到更多并感到陌生”或无动于衷。让护理人员和医务人员成为整个社会的共识。
    
    一方面,必须尽快找出真相,并找出谋杀的原因。此案的最新进展必须及时公布。不一定是没有开头或结尾的“烂尾通知”
    
    另一方面,有必要用叶志秋的垂直视角分析近年来暴力医疗伤害的原因和规律。和水平方向,找到医患冲突的切入点。这是医疗体制改革的原因,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在于对资源的控制。有必要从根本上消除对医务人员的潜在威胁和无形的杀戮。
    
    不再仅仅每次都可以进行批评和惩罚,并且可以在没有死羊的情况下进行跟进。医生提出了三点,我认为这是值得参考的:
    
    1.杀死医生和伤害医生是刑事犯罪,必须严惩凶手。
    
    2。
    
    3.在医患关系仍然紧张的前提下,医院实施了一种安全的系统来治疗症状。
    
    3.医疗正在逐步恢复到公共福利,这是政策的底线。
    希望杨文博士的去世将使我们的相关部门从源头上得到更多利用,并在摆脱愤怒后考虑对策。
 
友情链接:
  • 溢添水上乐园
  • 互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