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我对法治天下的前途是乐观的

    90岁!我尚未从工作中退休。这是学校给我的荣幸,也是我的责任!
    
    莫达(莫斯科大学)从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已有64年了。跌宕起伏,跌宕起伏,苦涩,跌宕起伏,都经历了这所学校。回顾过去,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政治运动使数百万人受伤。幸运的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已经结束。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也可以说生活经历了磨难。从悲伤中生出来,从安逸中死。这是最著名的谚语,对国家,对国家和对个人而言!这是90岁时对生活的首次见识。
    
    中国历史上有非常好的传统,这是王朝的历史不是历史学家写的。这一代人的历史不是由这一代人的历史学家撰写的!这可以更客观,更现实,更贴近事实。后世评论了后世。如果前任对前朝的事件发表评论,将会带来许多不便和非理性,最明显的是对功德的赞美。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弱点也最为明显。不要对自己的内心说话,不要对自己的内心做任何事情,不要跟上潮流,不要唱赞歌,并通过自己的反思和过滤来判断所有事情。这是90岁人生的第二个见解。
    
    改革开放是进步的方向,趋势的趋势,我的政治生活的奉献者,今天我的荣誉的奉献者以及目标我已经努力工作了四十年!只要改革开放继续进行,我对法治的未来表示乐观。但是,法治有许多内容。重要内容之一是对私人权利的尊重。如今,私人权利被公共权利任意地扼杀了,把权力放进笼子”还远远没有实现。在几千年的王朝中,中国政府的权力已泛滥成灾。如果要消除这种现象,它将永远不会超过十年或几十年。前进和后退都可能在旅途中发生。因此,未来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是对我90岁人生的第三次见识。
    
    从1979年的本科生入学到搬离我的十二年间作为1990年的校长,我与许多本科生和研究生保持着密切联系,帮助他们解决了一些工作任务和家庭困难。这应该是校长的“人道关怀”
    
    我从1991年开始招收博士生。到明年,我将招收30堂课。大约有130名博士生,其中包括来自台湾的25名博士生。我的博士学位几乎都不是高级官员。当地博士学位的近一半在大学和研究机构工作,其中16位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这本选集由我的两组学生完成,以庆祝我的90岁生日。当然,其中包括一些不是我的学生,例如王立明,杨立新,崔建元等民法学的顶级教授。盛亚璐等外国朋友衷心感谢您。
    
    有人问我长寿的秘诀。我经常说吃饭和睡觉是最重要的。良好饮食和良好睡眠的前提是乐观。我对生活的态度向来更加乐观。我在85岁生日时说,我有3个“五年计划”第一个计划活到90岁,第二个计划活到95岁,第三个计划活到100岁。第一个比较容易,第二个比较困难,第三个取决于您!今天可以说第一个计划已经完成。如果第二个计划没有意外,则很有可能。至于第三个目标,只能谈论等待第二个目标完成的可能性。感谢所有关心我健康的朋友!
    
    姜平
    
    2019年11月
 
友情链接:
  • 溢添水上乐园
  • 互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