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圈常见套路:专找快死的人 延迟拨付拖死患者截留善款

    贵州女大学生吴华艳因家庭贫困而长期营养不良。她24岁进入大学,体重只有43公斤。2019年11月,吴华艳突然病重。中国儿童协会9958儿童紧急救援中心主动联系。她以重病的吴华艳的名义从社区筹集了超过100万元,但因病去世于1月14日死亡。吴华燕只收到2万元。
    
    许多人没有注意到,当中国儿童慈善协会去年以吴华彦的名义筹集资金时,吴华艳只有23岁,还不是孩子。但是,中国儿童慈善协会的全名是中国儿童慈善救济基金会。孩子呢?
    
    原因是新闻媒体关注的越多,故事就越痛苦,它将吸引大量的捐款。它不在乎是否适合自己的业务。
    
    每个非营利组织都有自己的业务范围来开展公益活动,而不是一切。捐赠者也进行捐赠,因为该组织位于商业领域。业务范围将在非营利组织的章程中规定。
    
    例如,一个治疗唇裂儿童的非营利组织已为包皮环切手术支付了费用。尽管患者确实确实有经济困难,但这已经挤掉了唇裂儿童的捐赠,这违背了捐赠者的意愿。
    
    根据《2014年中国儿童慈善协会协会章程》,第7条明确规定声明其业务范围是“解救处于困境或有特殊困难的儿童”包括贫困儿童,孤儿,流浪儿童,失学学生,有问题的青少年以及因贫穷,疾病而处于困境的青少年,灾难和其他原因。辍学的学生显然也应该转介孩子。
    
    中国儿童协会9958儿童紧急救援中心筹款计划的记录也明确规定:重症儿童的医疗,心理护理和生活援助费用从0-18岁开始发病。
    
    现在,公共福利界出现了混乱现象。只要有悲剧性的故事,特别是新闻媒体报道的热点事件,都是以这种政党的名义进行的,则可以获得大量捐款。从那以后,捐赠由于各种原因而被推迟,拖累了相关各方。即使客户去世,他也无法获得捐款。
    
    在公共福利界,吃包子是一种普遍的做法。一些非营利组织甚至故意选择严格的募捐对象,迫使家庭成员签署协议,而患者死亡后尚未分配的捐款属于非营利组织。以此方式,使患者死亡的时间更短,并且扣留了更多的钱。因此,几个非营利组织几乎都在争夺新闻媒体报道的一名病人。
    
    慈善事业郑和宏曾报道说,中国儿童协会9958主任王瑜使用了“43-英镑女大学生”作为一种收钱,不说实话,过多的筹款和及时的付款,以及为了积捐款而将患者拖死的手段。
    
    我不确定中国人是否会儿童慈善协会也遵循同样的惯例,但是中国儿童慈善协会的弊端由来已久。现在中华二狗将再次遭受丑闻,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早在2012年,我还没有转变为法人,而我仍在新闻媒体工作。笔者透露,中国少年儿童协会2011年财务审计报告现金流入近48亿元,全部在同年流出。同年,中国儿童协会收到的捐款总额超过8000万元。
    
    对于基金会的业务活动超出其业务范围,目前仅受《基金管理条例》的限制。根据《基金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基金会“不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的目的和公益活动的经营范围从事活动”进行注册管理。当局将发出警告并下令暂停活动;如果情况严重,则可能会取消注册。
    
    中国儿童慈善协会具有很强的正式背景。它是国家公共筹款基金会,其注册管理机构是民政部。民政部应尽快对此事进行调查和核实,并根据《基金管理条例》予以处罚。
    
    我之前说过,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督,公共福利将变成业务,这是最赚钱的业务。如果没有公开性和透明性,那么任何公共福利都将成为某些人收钱的工具,无论是政府办公福利还是私人公共福利。
 
友情链接:
  • 溢添水上乐园
  • 互娱新闻网